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年是中国加入“人与生物圈”45周年,记者为此走访了这个我国最早建立的自然保护区和首批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

原标题:谁人不识鼎湖

鼎鼎有名的鼎湖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中学《语文》收有散文《鼎湖山听泉》,自然地理等读物中也多有介绍。1995年发行的一套四枚《鼎湖山》特种邮票,更是让“鼎湖山”走进了千家万户。然而,对其有深度了解者可能并不多。今年是中国加入“人与生物圈”45周年,记者为此走访了这个我国最早建立的自然保护区和首批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

俯瞰鼎湖山自然保护区,白雾缭绕似纱巾,鼎湖绿树相映衬,亚热带沟谷雨林郁郁葱葱。伍尚慧摄

鼎湖山1956: 中国自然保护事业由此肇始

乘车穿过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人声鼎沸的闹市,也就几分钟便来到一个清凉而又清净的绿的世外桃源。那绿,或浓或浅,宛若调色师的杰作,让人格外赏心悦目。循径而行,时而林中,时而沟内,一路所见,鼎湖碧水如玉,山顶薄雾缭绕,沟壑飞瀑直挂,古木参天蔽日,鸟语娓娓动听……《鼎湖山听泉》作者所述,果然不虚。

记者离京前,特意找出1983年第三期《森林与人类》杂志,见到自己编发的《北回归沙漠带上的绿洲——鼎湖山》,仿佛又回到当年,作者黄忠良那时大学毕业不久。一晃36年过去了,刚从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位子上退休的他,对倾注了几十年心血的一草一木,依依难舍之情写在了脸上。

被誉为“基因储存库”和“活的自然博物馆”的鼎湖山,因其特殊科研价值而闻名海内外。从山麓到山顶,依次分布着沟谷雨林、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山地常绿阔叶林。

十分难得的是拥有40多种以“鼎湖”命名的物种,如鼎湖钓樟、鼎湖血桐、鼎湖鱼藤、鼎湖耳草、鼎湖青等。拥有正模式标本202种,如中华贝蝽、广东马颖蜡蝉、宽头回条蜂、大叶石上莲、广东牡荆、网褶扇菇等。

记者来到展览室,见到了发黄的1956年6月23日《南方日报》,上面刊有《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重要启事》,连标点符号在内仅有250个字。历史以此特别的方式向公众宣告:我国第一个自然保护区诞生了。

同年10月,第七次全国林业大会审议并通过了林业部提交的《关于天然林禁伐区(自然保护区)划定草案》。由此,标志着从国家层面全面启动了我国自然保护区建设工作。

蝴蝶谷中鼎湖、小舟和许愿岛尽收眼底。伍志锴摄

鼎湖山有事:先后惊动两位总理

鼎湖山是我国离城市最近的森林类型保护区。之所以拥有如今这么完整而美丽的林相,记者通过听介绍、看资料,才知道这是用汗水、泪水甚至生命换来的。从一代又一代的鼎湖山人身上,看到了一种锲而不舍的“科学精神”,看到了一种英勇无畏的 “革命精神”。鼎湖山在保护与发展的前进路上并非一帆风顺,有3个决定其命运的时间点:1958年、1967年、1981年——永载保护区史册。

曾获全国自然保护区管理先进个人的黄忠良特别介绍,历任领导为保护区的生存和发展都作出了杰出贡献。

保护区管理科科长孙涛说,1958年,当地土法炼钢需要木材,数百个壮汉提着斧头就近直奔保护区。时任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的黄吉祥赶到后大声吼道:“都给我停下来,这个保护区是中央领导下过批示的。这里的树,谁也不能碰!我是奉命保护这里的。”那些人慑于“中央领导”、黄吉祥的声望和准备拼命的职工,只好悻悻而退。

保护区执勤所指导员黄志强接着介绍,1967年岁末,一个入口处,聚集了200多人,大声嚷嚷要上山砍树。黄吉祥闻讯赶来,这位辽沈战役“塔山英雄团”炮兵营副营长再显英雄本色,向众人喊话,“这些树是国家财产,今天谁敢硬来,我就先打断他的腿。谁要进山砍树,就先砍了我!解放战争,连反动派都奈何不了我,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会不会死在自己人手里!”他的那种无所畏惧的精神震慑住了对方,让保护区又躲过了一劫。

说到森林防火,孙涛认为是最头疼的事。当地有个习俗,每到重阳节就要大放鞭炮,而这时的护林队则是如临大敌。他听老职工说,保护区刚建的头几年,为禁止鞭炮上山,与一些不听劝阻的村民多次发生激烈冲突。

最有影响的森林大火,要数惊动周恩来总理的那次。1962年9月,紧邻保护区的森林发生大火,只得一级一级向上求援,最后竟然到了日理万机的总理那里。周总理亲自打电话了解情况,并指示一定要确保鼎湖山不受火灾破坏。由于竭尽全力扑救,保护区总算没有受到波及。

在护林队干了30年的老队长谢福七,一贯严格依规办事,得罪了社会上一些人。有人多次扬言要砍死他,有一次真的就差一点在甘蔗地里被活埋了,幸亏同事们及时发现,采取有力措施制止,最后他才得以死里逃生。

保护区的许多科研成果必须依靠监测数据的长期积累。定位研究站高级工程师刘世忠说,收集各类数据非外人所想象的那么简单。气象观测员莫定升坚持几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每天必到气象观察站做每一项的记录。再如,定位研究站副张德强一次在取水样时不幸从悬崖上摔下来,七窍流血,万幸的是护林员巡山路过时发现了,紧急送医院及时抢救,才使他转危为安。

面对暴力,面对困苦,从领导到普通职工,在一种崇高的使命感支撑下,从不退缩,从不畏惧。第四代鼎湖山人陈银洁在《永不褪色的鼎湖山精神》中介绍了四代鼎湖山人优秀代表的事迹,感人至深,看后无不为之动容。

科研人员用仪器监测样地树干液流。王兮之摄

惊人的发现:花粉授精靠自己“走”

有没有读者见过“走”的花粉?如没见过,那就请去鼎湖山看看。

2004年9月2日,在国际学术界享有盛誉的《自然》杂志上刊发的一篇论文引起了广泛关注。中国人发现了一种全新的植物传粉机制——花粉滑动自花传粉。

2003年的一天,华南植物研究所博士生王英强,久久趴在一个坡上,拿着放大镜盯着黄花大苞姜的花。几个小时过去了,突然发现花粉在滑动,这令他震惊,更令他惊喜,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正是鼎湖山这种缺乏传粉媒介的环境,“逼”着花粉学会了“走”,算是一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智慧”。

保护区的研究大致分两大类:一是生态系统过程及其对全球变化影响的响应机制的研究,一是生物多样性维持及其机理的研究。截至目前,共发表了1800多篇论文,最有影响的除王英强的外,还有周国逸等人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

来到保护区核心区的密林深处,记者看到树上绑着监测器,地上用支架撑起纱兜,林下每隔一段插有塑管,管的一端连着水罐……林中还布设有几十台红外相机。

鼎湖山是全国最早采用国际标准建立样地的保护区。2004年建立的长500米、宽400米的大样地,纳入中国森林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并与全球热带森林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同步开展科研工作。  

法国植物生理协会主席苏哈尔1971年到保护区采完标本后高兴地说:“在欧洲没有这么多的植物种类和这么好的森林。”翌年,有人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会上指责我国不注意森林保护,他当即反驳:“我刚去中国广东省的鼎湖山考察过,看到那里的森林保护得很好”。

谈到当前保护区还存在哪些困难时,有职工说,保护和旅游开发的矛盾还没有完全消除;人才流失的现象也还存在,由于地处较偏,年轻人连找对象都不容易。

最佳的氧吧: 每立方厘米10万个负氧离子

 

1923年仲夏,孙中山先生偕夫人宋庆龄等人来鼎湖山游览,路经飞水潭,见飞瀑直下,潭水清澈,禁不住下潭游起泳来。1998年仲秋,在飞水潭附近,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授吴楚材应邀带来仪器,测得每立方厘米负氧离子含量高达105600个,难怪中山先生当年凭直觉就感到此处是难得的佳境。

黄忠良说,按保护区管理条例规定,在实验区可开展相关的旅游和科普活动。保护区不仅为科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也为当地发展旅游、发展经济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蕉园村有鼎湖“山主”之称。村口立着这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树木是大自然留给蕉园子孙后代的宝贵财富,我们每个村民都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她”。村民把鼎湖山称为蕉园村“村肺”,其实何止是一个村的“肺”。


“我们都很尊敬在自然保护区里工作的科学家。” 村民接受一家媒体记者采访时说,“来周边买房的人都是冲着这里的树和水。鼎湖山的保护是科学家的功劳,没有他们的保护,也不可能有现在的鼎湖山。”

飞水潭,悬白练,有“枕流”,孙中山先生曾在此游泳。伍尚慧摄

标签:鼎湖新闻,鼎湖山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